泸州锦运煤业有限公司“5·16”顶板事故调查报告
【发布日期: 2020-07-27 】  【来源:川南煤监分局】  【阅读次数:916

2020年5月16日5时50分,泸州锦运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运煤矿)2123采煤工作面发生一起顶板事故,造成1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98.5万元。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煤矿安全监察条例》(国务院令第296号)《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国务院令第493号)等法律法规和《中共四川省委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川委发〔2017〕21号)等规定,四川煤矿安全监察局川南监察分局会同泸州市应急管理局及泸县应急管理局、公安局、人社局、总工会等单位组成泸州锦运煤业有限公司“5·16”顶板事故调查组(以下简称事故调查组)对事故进行了调查,并邀请泸县纪委监委派员参加。

事故调查组按照“科学严谨、依法依规、实事求是、注重实效”和“四不放过”的原则,通过现场勘验、查阅资料、调查取证,查清了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经过、原因、人员伤亡和直接经济损失等情况,认定了事故性质和责任,提出了对有关责任人员及责任单位的处理建议,并针对事故暴露出的问题,提出了事故防范措施建议。

一、事故单位基本情况

(一)企业概况

锦运煤矿隶属于四川省长宏煤业有限公司。四川省长宏煤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公司所在地为泸县石桥镇红山村,注册资本3600万元,主要经营煤炭开采、加工、销售及五金、建材销售,法定代表人胡启贵。公司设置有董事长、总经理、总工程师、安全副总经理、生产副总经理、机电副总经理等分管技术、安全、生产、机电的安全管理人员以及技术部、安全部、生产部、机电部等安全管理机构。公司下辖3处煤矿:锦运煤矿、泸县长沙庙煤矿、泸县富银煤矿,核定生产能力合计45万吨/年。

(二)矿井概况

锦运煤矿位于泸县得胜镇,民营企业,为30万吨/年以下煤矿分类处置方案确定的“少量保留矿井”。核定生产能力15万吨/年。2019年产量9.6万吨,2020年1-5月实际生产原煤1.7万吨;高瓦斯矿井、水文地质类型中等、水患等级Ⅲ类、煤层为不易自燃煤层、煤尘具有爆炸性,三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矿井。

采矿许可证证号:C5100002009091120037742,有效期至2022年5月29日;营业执照证号:统一社会代码91510521708933762R,有效期为长期;安全生产许可证证号:(川)MK安许证字〔2018〕5105211894B,有效期至2020年12月31日;矿长游先强,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合格证证号:煤17151000111083,有效期至2020年8月10日。

矿井建立了安全生产责任制、岗位责任制等安全生产管理制度,按规定设置了“五长、五科、五队”等安全管理机构及人员;目前矿井共有从业人员268人(其中46人于2020年3月10日从公司下辖长沙庙煤矿调入到该矿工作),其中“五长、五科、五队、五职技术人员”20人;特种作业人员70人;通风、地测、采煤、掘进和机电副总工程师各1名。矿井设有采煤、掘进、通维、机电、运输各1个队。主要负责人和安全生产管理人员均参加了相应安全培训并经过考核合格,取得了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合格证;特种作业人员经考核合格,取得了特种作业操作资格证书;从业人员经过安全生产教育培训,取得了相应安全培训合格证明。

(三)矿井开拓布置和安全生产系统情况

矿井许可开采“龙骨炭”“独层子”煤层。“龙骨炭”煤层平均倾角11°,平均厚度0.45m,赋存稳定可采。“独层子”煤层在+200m以上可采,平均倾角11°,平均厚度0.45m,+200m以下煤层变薄,±0m以下“独层子”煤层厚度0-0.12m,不可采。因此矿井目前仅开采“龙骨炭”煤层。

矿井采用斜井开拓,布置有三个井筒,其中主斜井井口标高+309.60m,副斜井井口标高+310.20m,回风斜井井口标高+326.29m。矿井划分为±0m水平、-150m水平、-300m三个水平。目前±0m水平已回采完毕,所有生产作业地点均位于-150m水平, -300m水平无生产作业布置。

矿井采用中央并列式通风方式,机械抽出式通风方法,主斜井和副斜井进风,回风斜井(专用回风巷)回风。风井安装有两台FBCDZ№18/2×132kW防爆轴流式主通风机,一台运行,一台备用,矿井总进风量3205m3/min,总回风量3264m3/min,负压1675Pa。采煤工作面采用“U”型全风压通风;掘进工作面采用2台(一用一备)FBD№5.0/2×5.5kW型局部通风机配抗静电、阻燃性能风筒(Φ500mm)压入式通风。

2016年10月煤矿在地面抽采泵房内安设了2台2BE-303-0型水环真空泵(1台运行、1台备用),功率75kW,供电电压660V,并于2017年1月通过安全设施验收。煤矿采用高位裂隙钻孔抽放采空区裂隙瓦斯。2019年3月在±0m西大巷安装了2台移动抽放泵,型号2BE-303-0型水环真空泵,功率90kW,供电电压660V,采用埋管抽放方式抽放采空区瓦斯。

矿井采用两级机械排水,分别在±0m和-150m标高设置有水泵房和水仓,经-150m水平排至±0m水平后排至地面。其中±0m水平主、副水仓总容积为780m3,安装3台MD85-67×6型多级离心泵、两趟Φ125mm排水管;-150m水平主、副水仓总容积为650m3,安装3台D46-50×7型多级离心泵、两趟Φ108mm排水管。

矿井采用10kV双回路供电,分别来自严湾变电站和狐狸坡变电站,10kV高压入井,井下主要用电设备实现双回路供电。

矿井主斜井采用“机轨合一”,在主斜井内安设一套带式输送机,铺设一组22kg/m的轨道;采用串车提升作为辅助运输,运送材料。煤炭(矸石)运输:采、掘工作面煤炭(矸石)主要经过刮板输送机+带式输送机进行运输。材料运输:井下材料主要通过主斜井串车提升进行运输。

安全避险“六大”系统齐全有效:(1)安全监测监控系统:装备KJ90X型安全监测监控系统,KJ90-F16(B)型分站16个,安设各类传感器148个(其中模拟量78个,开关量70个)。(2)人员位置监测系统:装备KJ251A型井下人员位置监测系统,井下设置KJ251-F8矿用隔爆本安型分站和KJF210B矿用本安型读卡器,KGE116D型人员位置识别卡。(3)通讯系统:装备KT455型应急广播系统和SOC8000型矿用程控交换矿用通讯系统。(4)供水施救系统:矿井生产生活、消防、防尘用水水源均取自地面+328m标高修建的240m3和200m3高位水池,经管网静压向地面和井下各用水点供水。(5)压风自救系统:地面建设了压风机房,安设两台EP-132A型螺杆式变频空气压缩机,经供风管路向井下各用风点供风。(6)紧急避险系统:±0m水平按规定修建1个永久避险硐室,能同时容纳60人紧急避险。

(四)矿井复产验收情况

因泸州古叙煤电公司石屏一矿“10·26”较大事故后停产,于2019年12月12日泸县应急管理局批复同意锦运煤矿进行隐患整改,2020年1月20日停止整改作业至3月2日。2020年春节后,矿井再次开展隐患排查,3月3日泸县应急管理局批复同意锦运煤矿继续进行隐患整改。隐患整改结束,泸县应急管理局组织乐山富源技术服务公司专家对该矿复产条件进行核查,核查认为矿井具备复产条件。矿井复产工作经泸县人民政府主要领导签字同意并由泸县应急管理局下达正式文件,同意锦运煤矿于3月17日恢复生产。泸县应急管理局核定的采掘作业地点有2个采煤工作面(2122、2123采煤工作面)、3个掘进工作面(-125m中部车场、2124运输巷、-78m回风绕道掘进工作面)、1个维修作业点(2122运输巷沿空护巷段维修点)。

(五)事故区域基本情况

事故发生在2123采煤工作面,开采“龙骨炭”煤层,开采标高-104.4m至-52.6m,走向长壁后退式布置,自东向西推进。工作面北翼为原2121采煤工作面采空区,南翼为2125瓦斯抽采巷(未开掘),东翼为矿井东翼边界,西翼为二水平皮带下山、二水平回风下山、二水平行人下山。“龙骨炭”煤层平均厚度为0.45m(事故点厚度为0.5m)。“龙骨炭”伪顶为炭质页岩(薄层状构造、工程力学性质极差、随采随落),厚度为0.15-0.6m(事故点厚度为0.4m)。直接顶为深灰色泥岩和粉细砂岩,厚度为2~7m左右,岩体完整性较好,节理裂隙不发育,为中等冒落性顶板。老顶为灰色中厚层状细粒砂岩,厚度为3.55m。

(六)事故工作面基本情况

2123采煤工作面位于-150m水平(二水平、二采区)东翼,其运输巷标高为-104m,中巷(矿命名为瓦斯抽采巷)标高为-78m,回风巷标高为-52m,斜长200m;工作面运输巷长650m,中巷长640m,回风巷长625m。该工作面设计采高0.8m,采用“四、五”排控顶,最大控顶距5m,最小控顶距4m,排距1.0m,柱距0.8m,密集支柱间距0.4m,选用DW08-300/100型单体液压支柱配合金属梁支护(金属梁规格0.6m×0.1m×0.05m),全部垮落法管理采空区。采煤工艺为机采,采用MG-100TP型单滚筒爬底式采煤机落煤,滚筒直径650mm,截煤深度1.0m。工作面安设SGB-620/75型刮板运输机,运输巷安设SGB-420/40型刮板运输机和TDS650型吊挂式带式输送机(转运至二水平皮带下山双层皮带、转载巷双层皮带至主井煤仓,经主井皮带运输至地面)。该采煤工作面2019年10月布置完成,因2019年该矿发生“10·22”事故停止作业;2020年3月17日,经泸县应急管理局复产验收并报泸县人民政府批准复产后开始组织生产,至事故发生,2123采煤工作面共推进约35m。

《2123采煤工作面作业规程》规定:割煤后顶板伪顶需要立即处理,如不能处理下来的,必须按采煤工作面柱距掺设临时支柱。另制定的《2123采煤工作面局部处理伪顶的安全技术措施》规定:当采煤机割煤后,如伪顶未随采随落,采煤机司机及掺跟机柱人员必须立即使用长撬棍等工具进行处理,如确实暂时处理不下来,必须停止割煤,掺好护身支柱,使用风镐对伪顶进行处理,伪顶全部处理完后方可继续向前割煤,并在该地段做好标记;当采煤机距离该地段超过100m时,方可在该处打眼实施震动爆破,将伪顶破坏,在采煤机再次通过该地段时,伪顶随采随落便于处理,减少风险;如当班割煤未超过100m时,在交接班时必须向下一班跟班队长交接清楚,由下一班跟班队长在安全确认后组织实施震动爆破。

(七)现场勘查情况

事故地点位于2123采煤工作面距工作面回风巷60m处,位于第1排支柱与煤壁之间。伪顶厚度0.4m,煤层厚度0.5m,伪底厚度0.2m(伪顶上方和伪底下方各有一层煤线,两层煤线厚度合计0.1m)。现场采用单体液压支柱配金属梁支护DW12-300/100(686根)、DW10-300/100(695根)型单体液压支柱,金属梁规格0.6m×0.1m×0.05m),采用“四、五”排控顶,柱距0.75-0.8m,第一排支柱距煤壁1.0m,一、二排支柱排距0.9m,二、三排和三、四排支柱排距分别为1.0m。

2123采煤工作面中巷采用锚网支护,宽3.4m,高2.05m。加强支护段高2.0m、宽3.0m,加强支护段10m采用3排单体液压支柱支护。超前支护段10~20m采用2排单体液压支柱支护,柱距为1.0m,人行通道安全出口高1.2m、宽1.0m。

事故点,片帮的煤矸石长3.6m、宽0.5m、厚0.15-0.4m(割煤后形成的伪顶,用撬棍处理不下来,采用3根单体液压支柱支护)。

煤壁片帮情况清晰可见,垮落后的顶板平整,垮落体边缘层理清晰,垮落的煤矸破碎,砸中死者的矸石长1.6m、宽0.5m、厚0.25m(矸石下方有少量血迹,小部分伪顶未全部垮落),1#支柱在距死者1.0m处,2#支柱被压在砸中死者的矸石下,3#支柱斜撑在煤壁上,1#支柱下方的浮煤已清理干净。

采煤工作面中巷至事故发生点切顶排后采空侧约30m顶板沿走向悬顶超过5m;附近有3根单体液压支柱卸压失效,事故点附近有一根密集切顶支柱采用80cm支柱垫20cm厚木楔支撑;局部地点的伪顶上方煤线未处理干净;据现场人员介绍,作业人员先回撤溜子道支柱跟进掺设跟机支柱。

事故区域通风良好,现场勘查时瓦斯浓度为0.1~0.2%,采煤工作面回风流风量为540m3/min。事故区域无水害、火灾痕迹,无电气设备。

通过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施救人员证实:死者黄君兵攉煤到未全部垮落的伪顶下方1#支柱位置时,因不便于攉煤和站位,黄君兵回撤1#支柱,放在距其身后1.0m的位置继续攉煤,被冒落的伪顶垮塌砸中,导致事故发生。

二、事故发生经过、报告及抢险救援等情况

(一)事故发生经过

2020年5月15日18时30分,锦运煤矿采煤队队长李国全组织夜班采煤作业人员(共有27人参会,含2122采煤工作面人员)召开了班前会,强调了顶板安全管理、支柱检查和现场安全管理等注意事项后,采煤队副队长何均洲对2123采煤工作面当班工作进行了分工:班长毛兴明处理割煤后不能垮落的伪顶,唐开贵、陈孝权开采煤机,黄君兵、何大富、马廷良、周太平4人收机道浮煤,蒋丛林掺设跟机支柱,王禄怀回柱,韦思成打加密支柱,武中贵移溜,雷思泽掺溜边柱。19时,副队长何均洲带领2123采煤工作面当班12名作业人员入井,生产副矿长邝俊相随同入井带班。

19时40分,作业人员到达作业地点,何均洲安排王禄怀、雷思泽检查失效支柱并进行更换,其余人员检查顶板、煤壁。20时30分左右,在检查处理完毕,所有人员就绪后,唐开贵开始启动位于工作面中巷下方3m处的采煤机向上割煤,割至距工作面上安全出口60m时,发现割煤后顶板有长约3.6m的伪顶未垮落,其停机后用撬棍进行处理,但未撬下来,之后何均洲赶来现场,安排其在伪顶下掺设了3根单体液压支护后继续向上割煤。16日5时左右,采煤机割煤至工作面上安全出口处停机,作业人员开始清理工作面内的浮煤。马廷良、周太平、何大福、黄君兵四人间隔7~8m从工作面中巷向工作面回风巷方向开始攉煤,在清理完第一段约30m长的机道内的浮煤后,四人按排序向上继续清理第二段机道内的浮煤,何大福率先清理完第二段自身位置的浮煤后,在黄君兵上面一段距其10m左右的位置开始清理第三段浮煤。黄君兵攉煤到未全部垮落的伪顶下方1#支柱位置时,因不便于攉煤和站位,黄君兵回撤了1#支柱,放在距其身后1.0m的位置继续攉煤。5时50分左右,何大福听到下面“轰”的一声,朝下看后没见灯光,叫黄君兵的名字未回应,立即往上摇晃灯光示意停溜,并大声喊“下面出事了”。溜子停运后,正在工作面的何均州最先到达事故现场,看到事故点机道上方的伪顶已经垮落,断裂为两块,位于工作面下部垮落的一块长约1.6m、宽约0.5m、厚约0.25m的矸石将黄君兵腰部及以上埋压,之前掺设的2根点柱已经倾倒。随后现场其他作业人员陆续赶到,共同参与施救。

(二)应急救援情况

事故发生后,现场人员立即进行施救,何均洲等人清理压在黄君兵身上的煤矸,发现2根支柱在黄君兵身旁,黄君兵气息微弱,口鼻流血,头部朝向采空区,面部朝向工作面回风巷上安全出口,脚部朝向煤壁,侧向蜷缩。现场施救完毕后,何均洲于16日6时01分向调度室值班人员汇报了事故。值班人员接到电话后,立即报告了矿长游先强,游先强随即赶赴到调度室,并与井下带班的邝俊相电话联系,安排立即将伤者运送出井。7时10分,施救人员将黄君兵用矿车运送出井,等候在井口的120救护车立即将伤员送往泸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7时58分,黄君兵经抢救无效死亡。四川菲斯特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黄君兵死亡原因系外伤所致颅脑损伤死亡。

(三)事故报告情况

2020年5月16日7时30分,锦运煤矿将事故情况向泸县应急管理局报告。泸县应急管理局在了解事故相关情况后,分别向泸州市应急管理局和四川煤矿安全监察局川南监察分局报告了事故情况。

(四)善后处理情况

该事故导致1人死亡。死者黄君兵,男,48岁,身份证号码:510521197206222815,小学文化,采煤工,四川省泸县奇峰镇柿子村八社人;其于2020年3月10日从泸县玄滩长沙庙煤矿调入锦运煤矿工作。泸县人民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证明载明:黄君兵死亡时间为2020年5月16日7时58分。目前善后工作已结束,矿区社会秩序稳定。

三、事故原因和性质

(一)直接原因

作业人员对事故点的伪顶处理不彻底,黄君兵违章回撤支撑伪顶的单体支柱攉煤,伪顶垮落砸中黄君兵头部,导致事故发生。

(二)间接原因

1.安全风险辨识评估管控不到位。一是2123采煤工作面遇地质情况变化,伪顶增厚,岩层稳定性差,割煤后伪顶垮落不彻底,煤矿对顶板安全风险管控重要性认识不足。二是采用滚筒直径0.65m的单滚筒爬底式采煤机落煤,形成0.15m~0.45m厚的伪顶不能彻底随采随落,易导致人员伤亡的安全风险辨识分析不够,制定的管控措施针对性不强、可靠性差。

2.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一是未按照《2123采煤工作面局部处理伪顶的安全技术措施》规定,在撬棍不能处理的情况下,须停机掺设护身支柱后采用风镐处理未垮落的伪顶。二是采煤机割煤后事故点的伪顶未及时垮落,用于支护的3根支柱掺设在浮煤上,支护不可靠。三是井下当班安全管理人员未对2123采煤工作面进行全面的安全检查,未彻底处理事故点未全部垮落的伪顶。

3.矿井技术管理不到位。一是《2123采煤工作面作业规程》规定工作面采高0.8m,但2123采煤工作面因地质情况变化实际采高达1.2m,煤矿未及时修订采煤工序、劳动组织、支护方式等内容,作业规程与现场实际不符。二是《2123采煤工作面局部处理伪顶的安全技术措施》操作性差,要求采用撬棍、风镐或震动爆破方式处置未垮落的伪顶,但未要求伪顶处置彻底确保无现实危险性后方可进行攉煤、移溜等作业。

4.安全隐患排查治理不力。一是针对2123采煤工作面伪顶变厚,工人在操作时仅掺设临时支柱支护,管理人员发现后未及时督促采取有效措施彻底整改隐患。二是2123采煤工作面采用单体液压支柱配0.6m金属梁支护,金属梁距煤壁端面距达0.7m,对作业人员在攉煤时空顶作业的隐患未采取措施整治。三是工作面支护管理不到位,长度为0.8m、1.0m、1.2m三种型号支柱混用,且部分单体液压支柱卸压失效,未及时更换。

5.煤矿对职工的安全培训教育不力。一是对职工开展分工种、分岗位的安全培训不到位,职工安全风险辨识能力不足,自主保安、互助保安意识差。二是对职工的操作规程、作业规程和安全技术措施培训教育流于形式,职工操作技能差,习惯性违章操作。三是死者黄君兵等部分工人于2020年3月从长宏公司下辖长沙庙煤矿转入锦运煤矿工作,煤矿组织安排该部分工人的培训针对性差。

(三)事故性质

经调查认定,此次事故性质为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四、对有关责任人员和责任单位的责任划分及处理建议

(一)对事故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认定及处理建议

1.黄君兵,锦运煤矿采煤工,负责2123采煤工作面攉煤工作,安全意识差,违章作业、冒险蛮干,违章回撤支撑伪顶的支柱、空顶作业导致事故发生,应对本次事故负直接责任。鉴于其已在事故中死亡,建议免于责任追究。

2.毛兴明,锦运煤矿事故当班班长。未认真履行岗位职责,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现场隐患排查治理不力;未及时制止作业人员违章作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五)项、第(六)项的规定,应对本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三条、《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给予撤职,并对其处罚款伍仟元(¥5,000.00)。

3.何均洲,锦运煤矿采煤队副队长、事故当班值班队干。煤矿安全技术措施和作业规程不落实;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现场隐患排查治理不力;未及时纠正作业人员的违章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本次事故负有重要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三条、《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给予撤职、撤销其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证(证号:511027197312114174),并对其处罚款柒仟元(¥7,000.00)。

4.李国全,锦运煤矿采煤队队长,负责采煤队全面工作。作业规程、安全技术措施贯彻不力;现场隐患排查治理不力;“三违”查处力度不力;对作业人员安全培训不力。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六)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本次事故负有重要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三条、《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给予撤职、撤销其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证(证号:19051050200108),并对其处罚款柒仟元(¥7,000.00)。

5.董平,锦运煤矿安全科科长,负责煤矿现场安全监督管理和安全培训教育工作。未认真履行岗位职责,对安全生产责任制的落实情况监督、检查力度不够;风险辨识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不足;作业规程和安全技术措施督促落实不力;对作业人员违章行为查处不力;对职工安全培训教育不力。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本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捌仟元(¥8,000.00)。

6.何忠涛,锦运煤矿生产技术科科长,负责矿井的生产技术工作。未认真履行岗位职责,组织编制的《2123采煤工作面局部处理伪顶的安全技术措施》针对性不强、操作性差;技术措施贯彻落实及监督不到位;对职工生产培训教育不力。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七)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本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玖仟元(¥9,000.00)。

7.赵正华,中共党员,锦运煤矿安全副矿长,分管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安全生产责任落实不到位,履行自身职责不到位;未认真督促职工遵守安全生产法律法规、规章制度及操作规程;风险辨识管控与隐患排查整治不到位,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三)项、第(五)项、第(七)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并对其处罚款壹万叁仟元(¥13,000.00)。

8.邝俊相,锦运煤矿生产副矿长,负责矿井生产管理工作,事故当班带班矿领导。未认真履行岗位职责,现场落实情况监督检查不力;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风险辨识管控与隐患排查整治不到位;对作业人员的违章行为查处不力。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一)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本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三条、《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给予撤职、撤销其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证(证号:510521196506070273),并对其处罚款壹万叁仟元(¥13,000.00)。

9.张召国,锦运煤矿总工程师,负责矿井技术管理工作。安全技术措施审核不力;对安全技术措施的落实情况监督检查不到位;风险辨识管控与隐患排查整治不到位;对职工的安全教育培训不到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一)项、第(五)项、第(七)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本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壹万叁仟元(¥13,000.00)。

10.游先强,中共党员,锦运煤矿矿长,负责煤矿安全生产工作。安全生产责任落实不到位;对各级管理人员的履职情况督促不到位;对安全技术措施的落实情况监督检查不力;风险辨识管控与隐患排查整治不到位;对职工的安全教育培训不到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二)、(三)、(五)项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主要领导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一条第二款、第九十二条第(一)项、第九十三条的规定,建议给予其撤职、撤销其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证(证号:煤17151000111083),并对其处上年度收入(¥90,000.00)30%的罚款贰万柒仟元(¥27,000.00)。

11.刘大贵,中共党员,四川省长宏煤业有限公司安全副总经理,协助总经理负责公司的安全工作,联系锦运煤矿。未认真履行自身安全生产管理职责,安全管理不到位;安全生产责任制监督落实不力。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五)项、第十九条第二款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本次事故负重要领导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壹万叁仟元(¥13,000.00)。

12.胡启贵,中共党员,四川省长宏煤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负责公司全面工作。未认真履行自身安全生产管理职责,安全管理不到位,安全生产责任制监督落实不力。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五)项、第十九条第二款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本次事故负重要领导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贰万元(¥20,000.00)。

(二)对事故责任单位的责任认定和处理建议

锦运煤矿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安全风险辨识评估管控不到位,隐患排查治理不力,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技术管理不到位,安全技术措施执行不到位,安全培训教育不到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对事故负主体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建议处罚款肆拾玖万元(¥490,000.00)。

依据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煤矿安全生产标准化考核定级办法(试行)》(煤安监行管〔2017〕5号)第九条第(二)项的规定,建议由煤矿安全生产标准化主管部门撤销锦运煤矿安全生产标准化等级。

五、事故防范及整改措施建议

(一)加强安全风险管控,严格落实隐患排查制度。一是建立安全风险管控清单,提高各级安全管理人员风险辨识能力,增强防范事故的意识。二是牢固树立规范意识和标准意识,认真学习规程、文件等规定,促使各项规定落到实处。三是严格落实事故隐患排查制度,定期组织煤矿骨干及外聘专家对全矿开展全方位、无盲区大排查,完善并落实事故隐患治理验收闭环制度,确保事故隐患整改到位。

(二)强化现场安全管理,狠反“三违”。一是建立健全矿井各级安全管理人员岗位职责,制定各级安全生产责任清单;二是完善和落实“三违”查处机制和奖惩办法,严格查处“三违”行为,坚决清理习惯性违章;三是强化现场安全管理,重要作业地点安全管理人员跟班监督安全作业;四是强化重点岗位的风险管控和动态监管,做到“事前防范,事中监管”。五是企业要加强采煤队、采煤班组建设,切实增强队干和班组长履职能力,督促队干、班组长发挥现场把关作用,杜绝工人违章,守好现场安全生产关。

(三)加强顶板安全技术管理,落实安全技术措施。一是煤矿要编制符合实际情况的作业规程,根据采煤工作面地质条件变化情况,及时修订作业规程。二是制定有针对性、可操作性的作业规程和补充安全技术措施,采面割煤后必须采用前探梁加挂网等护顶措施,并确保无危险性后,作业人员方能从事攉煤、移溜等工序,严禁空顶下作业。三是严格落实《四川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关于印发四川省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的通知》(川安委〔2020〕7号)要求,极薄煤层采煤工作面长度不得超过100米,在采煤工作面中严禁设置中间巷道。

(四)加强安全责任体系建设,提升履职水平。一是根据不同岗位的性质、特点和具体工作内容,建立完善全员岗位安全生产责任制和岗位操作规程。二是建立全员安全生产责任制落实的考核标准和奖惩制度,激发全员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形成安全生产工作“层层负责、人人有责、各负其责”的煤矿安全工作体系。

(五)强化安全教育培训,提高安全意识。一是煤矿要认真组织作业人员深入学习规程、措施,定期开展实操考核和笔试,切实提高作业人员的安全操作技能。二是充分利用好班前会、周培训等方式,加强职工安全培训和警示教育,切实提高职工安全意识。三是结合煤矿实际,分工种、分岗位开展安全教育培训工,强化对公司其他矿井转岗进入锦运煤矿工人的培训,提高职工“应知应会”能力。四是定期开展应急救援演练,增强职工自主保安互助保安意识及灾害应对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