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蔺煤矿(东段)有限公司“7·7”运输事故调查报告
【发布日期: 2019-08-22 】  【来源:川南煤监分局】  【阅读次数:747

  2019年7月7日12时02分,古蔺煤矿(东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段煤矿)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发生一起运输事故,造成1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98.9万元。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煤矿安全监察条例》(国务院令第296号)、《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国务院令第493号)等法律法规和《中共四川省委 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川委发〔2017〕21)的相关规定,四川煤矿安全监察局川南监察分局会同泸州市应急管理局及古蔺县应急管理局、公安局、人社局、总工会等单位组成古蔺煤矿(东段)有限公司“7·7”运输事故调查组(以下简称事故调查组)对事故进行了调查,邀请古蔺县纪委监委派员参加,并聘请有关专家参与事故调查工作。

事故调查组按照 “科学严谨、依法依规、实事求是、注重实效”和“四不放过”的原则,通过现场勘验、查阅资料、调查取证、专家论证和综合分析,查清了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经过、原因、人员伤亡和直接经济损失等情况,认定了事故性质和责任,提出了对有关责任人员及责任单位的处理建议,并针对事故原因及暴露出的问题,提出了事故防范措施建议。

一、事故单位基本情况

(一)矿井概况

东段煤矿属四川省古蔺县川南煤田古叙矿区石屏井田,位于古蔺县城东21km,行政区划隶属泸州市古蔺县石屏镇,乡镇煤矿。东段煤矿为生产矿井,核定生产能力为150kt/a,煤与瓦斯突出矿井;2018年实际产量60211t。

矿区中心地理位置为东经:106°01′59″,北纬:28°02′49″,主平硐井口坐标:X=3103393.25,Y=35600181.09,H=647.97m。矿井采矿许可证证号:C5100002010121130102201,有效期至2024年9月30日;营业执照证号:91510525771673262H,有效期至2024年9月30日;安全生产许可证证号:(川)MK安许证字〔2018〕5105250863B,有效期至2021年4月26日;矿长:刘洪,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合格证证号:煤17151000110013,有效期至2020年1月。煤矿目前在册人数216人,法定代表人(业主、总经理):李伟。

矿井建立了安全生产责任制、岗位责任制等安全管理制度,配备矿长、技术负责人、机电副矿长、安全副矿长、生产副矿长、通防副总工程师、地测副总工程师、采煤副总工程师、掘进副总工程师各1名,设置了安全管理科、生产技术科、通风科、机电科、调度室、采煤队、掘进队、通防队、机电队、运输队,并配备了相应的管理人员;配备有采煤、掘进、机电、通风、地测技术员各1名。

矿井采用平硐开拓方式,布置有主平硐和回风平硐两个井筒;其中,主平硐井口标高为+647.97m,回风平硐井口标高为+713.47m。主运输巷主要布置在茅口灰岩中,总回风巷布置在灰岩中,其余巷道沿煤设置,采用石门贯穿各煤层布置采区运输平巷和回风巷。目前矿井布置有24、32两个采区,其中采区下界标高为+600m。回风平硐以上的煤炭为原国营磺厂时期开采以及改制后残采,资源回采已结束。矿井目前开采C19、C25两层煤炭,煤层间距21m,倾角13~18°,C19煤层平均厚度3m,C25煤层平均厚度1m。

矿井经古蔺县应急管理局2019年6月核定开采2个采煤面(32192、24252)、3个掘进面(32采区运输下山、32252开切眼、32194运输巷),井下实际头面布置情况与核定头面一致。

矿井通风方式为中央并列抽出式,在风井安设2台FBCDZ№-16型矿用防爆对旋轴流式主要通风机,矿井通风阻力为1360Pa,通风等积孔为1.16m2;掘进工作面选用FBD№4.5/2×5.5kW、FBD№5.0/2×7.5kW、FBD№5.0/2×11kW型局部通风机压入式供风。

矿井采用10kV双回路供电,分别来自龙山变电站和走马变电站,10kV高压入井;井下主要用电设备实现了双回路供电。

矿井主要运输方式为轨道矿车运输,采用5t蓄电池机车牵引MGC1.1-6型标准矿车运输,主要运输大巷铺设22kg/m的轨道;斜坡采用JTPB-1.2×1.0型提升绞车串车提升运输,铺设22kg/m的轨道,轨距均为600mm。

矿井为一级排水,在+600m标高设32采区水泵房及水仓,主、副水仓总容积为580m3,安装3台ISWBV-250A排水泵、两趟Φ108mm排水管,将水排至+650m回风巷经+650m一石门、主平硐水沟自流出井。

矿井安全避险“六大”系统建设情况:

1.安全监控系统:矿井装备1套KJ90X型安全监控系统,设主机2台,KJ90-F16型分站10个,安设各类传感器113个。

2.人员定位系统:矿井装备1套KJ251型井下人员定位系统,井下设置KJ251-8F矿用隔爆本安型分站和KJ210B矿用本安型读卡器,按规定配备了KGE116D型人员位置识别卡。

3.通讯系统:矿井安设了BJ127型应急广播系统和KT234型矿用程控交换系统矿用通讯系统。

4.供水施救系统:矿井生产、生活、消防、防尘用水水源均取自地面+715m标高修建的200m3和100m3高位水池,经管网静压向地面和井下各用水点供水。

5.压风自救系统:矿井在地面建设了压风机房,安设两台MLGF10/7—55G型空压机,经供风管路向井下各用风点供风。

6.紧急避险系统:矿井在+650m一石门和+650m二石门分别修建一个永久避险硐室和临时避险硐室,能容纳60人和30人同时避险,按规定配备了相应的救援设备、设施。

(二)事故地点情况

1.事故地点基本情况

(1)32采区轨道下山及其绞车房基本情况:32采区轨道下山位于C25煤层底板岩层,上段0~80m为矩形巷道,巷道断面积5.6m2,采用锚网喷支护;下段80~200m为梯形巷道,巷道断面积5.0m2,倾角17°,采用工字钢支架支护;铺设一组22kg/m钢轨,600mm轨距。32采区轨道下山绞车房安装1台JTPB-1.2×1.0型绞车,配套电动机功率为55kW,滚筒直径为1.2m,滚筒宽度1m,配套Φ21.5mm钢丝绳,担负32采区煤、矸、材料及设备等提升任务;提升容器为MGC1.1-6型矿车,一次提升串车数为4辆(矸石)或5辆(煤)。

(2)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基本情况:该车场巷道标高+650m,车场总长度115m,巷道宽4.0~4.2m、高2.4~2.6m,三心拱形断面,采用锚网喷支护;车场内铺设2组22kg/m钢轨,轨距均为600mm,分别设置轻、重车道,双道之间中心距为1320mm;重车道位于巷道进风方向右侧,在重车道与巷道进风方向右帮设置行人道,重车道轨道中线至行人侧巷帮最突出部分距离为950~1260mm,平均距离为1100mm;32采区轨道下山上变坡点朝绞车方向21.2m处轨道平均坡度为-4‰,自此处后轨道坡度开始逐渐变大,平均坡度约大于+4‰。

(3)事故点位于32采区上车场行人道,距离32采区轨道下山上变坡点46.8m,距离绞车房28.2m,距+650m运输大巷与上车场连接道岔70m,正处于巷道转弯点;该点巷道净宽4.0m,净高2.5m,重车道轨距为601mm,左右高低差4mm,重车轨道中线距离巷帮最突出部分为950mm,安全间隙525mm。轻、重车道轨道中心距为1400mm,事发时,事故位置轻车道停放有28辆空车,上车场重车道上距事故点位置约12m的位置停放有10辆已经连接好的重车。

2.现场勘查情况

现场勘查发现,在巷道事故点发现少量未收完的浮煤,重车道已无矿车(调查了解到矿方在施救过程中已将洒落的煤炭装入矿车,并将重车道上的矿车用蓄电机车拉出井外),轻车道尚有28辆矿车。事故点行人侧距离巷道底板高度约0.9m的电力电缆上有擦痕,外侧无灰尘,与周边电缆有明显区别;32采区轨道下山绞车房内的JTPB-1.2×1.0型提升绞车配套Φ21.5mm钢丝绳,绳头使用7个Φ20mm“U”形绳卡卡接,绳卡间距160mm,绳卡与钢丝绳卡接紧固。绳头内置Φ32mm单连环一副,现场绳头位于事故点8.8m,距提升绞车滚筒37m处;护绳使用Φ21.5mm钢丝绳制作,长度14.9m。事故点向32采区轨道下山方向4m处巷道底板上发现一个使用Φ26mm圆钢自制的“S”形挂钩,长度350mm,宽度140mm。

现场对设备设施进行试验,发现32采区轨道下山提升绞车信号铃和警示红灯部分不能正常使用,且该提升绞车上过卷保护装置失效。

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距变坡点5m进风侧左帮有一个宽2.5m、高2.4m、深3.5m采用锚喷支护的躲避硐室,硐室内设置有声光信号按钮;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弯道段进风方向右帮距事故点18.3m处有一联络巷与绞车硐室相通,该联络巷内设置有座凳及部分电气设备。

二、事故发生经过、报告及抢险救援情况

(一)事故发生经过

2019年7月7日7时30分许,机电副矿长阮光勇(当班带班矿领导)组织早班入井的58人(其中:2个采煤班共17人、3个掘进班共18人、1个防突班共7人、1个运输班共6人、1个机电班3人,其余瓦斯巡检和安全管理人员等共7人)召开早班班前会,会后,作业人员于8时许陆续入井。因32194运输掘进工作面要进行爆破作业,8时29分,调度室通知所有人员撤到+650m一石门永久避难硐室,8时49分,32194运输掘进工作面爆破,经巡检完毕后,9时35分,井下作业人员开始前往各自岗位。运输班6人当班分工如下:吴洪贵负责开32采区轨道下山绞车,陈守强(死者)负责该下山上车场摘挂钩工作,扶正友负责该下山下车场摘挂钩工作,胡建和杨知德负责+650m运输大巷蓄电池机车运输,胡光德负责运输线路的辅助工作。

10时左右,在扶正友抵达工作地点后,32采区轨道下山运输班3人开始正常作业,期间共下放轻车及提升重车各4次。12时许,在一列重车(5个煤车)刚提升过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变坡点后,陈守强从躲避硐室内出来,快速从运行中的第3辆和第4辆重车之间跨至车场另一侧,在绞车刚停止运行,但串车尚未停稳的情况下对车辆进行摘钩。在串车利用惯性滑移的过程中,陈守强用事先准备的钢制“S”挂钩将绞车绳头挂钩与串车最后一辆煤车的尾部把手相连,吴洪贵启动绞车欲将串车调至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弯道段,陈守强用手护着“S”挂钩倒退随车行进,在陈守强及最后一辆煤车行至车场转弯处,串车第一辆煤车与停在车场弯道段重车道上的10个相连的重车相撞,致使最后一辆煤车2个后轮下道,煤车尾部向右侧翻,将陈守强挤压在巷帮上,导致事故发生。

(二)应急救援情况

事故发生后,吴洪贵立即停止绞车运行,并前往事发地点,与此同时,正在绞车房联络巷处休息的电工张生邦听到“碰”的一声撞击声后,也跑出来查看,二人抵达事发点将煤车推开救出陈守强后,吴洪贵立即到绞车房用电话向调度室汇报了事故。随后调度室使用人员位置监测识别卡呼叫带班矿长阮光勇,正在附近的阮光勇、工人徐桥及瓦斯检查工胡泽赶到现场参与救援。阮光勇从+650m二石门临时避难硐室内拿来担架,随后安排吴洪贵等人将陈守强护送出井,12时43分,伤员被护送出井口。

陈守强被运送出井后,当即在医生及相关人员的护送下前往古蔺县人民医院救治。当日13时50分,经医院确诊,陈守强已无生命体征。

(三)事故报告情况

2019年7月7日13时55分,东段煤矿向古蔺县应急管理局报告了事故;14时6分,古蔺县应急管理局分别向泸州市应急管理局和四川煤矿安全监察局川南监察分局报告事故情况。川南监察分局接报后,立即安排相关人员赶赴事故现场,组织泸州市、古蔺县相关部门开展事故调查处理工作,并向四川煤矿安全监察局报告事故。

(四)善后处理情况

该事故导致1人死亡。死者陈守强,男,47岁,身份证号码:510525197203151930,初中文化,信号把钩工,泸州市古蔺县龙山镇双河村六组人。古蔺县人民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证明(推断)书载明:死亡时间为2019年7月7日13时50分,死亡原因为胸腹部联合挤压伤死亡。目前善后工作已经处理完毕,矿区社会秩序稳定。

三、事故原因和性质

(一)直接原因

绞车司机违章采用提升绞车调度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内的串车,把钩工违章使用自制的“S”形挂钩连接提升绞车绳头及串车,并用手扶“S”形挂钩随车倒退行进,串车首车与停在车场弯道段重车道上的重车相撞,尾车下道侧翻,将随行的把钩工挤压在巷道帮壁,导致事故发生。

(二)间接原因

1.安全生产管理混乱,制止违章行为不力。煤矿安全管理特别是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作业及管理人员安全生产意识差,人员在井下现场的习惯性违章行为未能得到有效的遏制:一是通过调阅井下监控视频发现,作业人员在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多次违章跨越运行中的串车;二是虽然矿上安设了视频监控装置,未能及时发现并有效制止作业人员用提升绞车调度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内重车和“扒、蹬、跳”等严重违章行为;三是煤矿对“三违”行为的危害预见性不足,查处“三违”力度不够,调查时发现,7月2日至7月6日,井口贴出的运输方面的“三违”处罚单达4次,但煤矿未引起足够重视,未及时采取措施。

2. 技术管理不到位,作业场所安全环境差。一是车场重车道设计有缺陷,32采区轨道下山上变坡点往绞车方向21.2m为负坡度,但之后变为正坡度,且该段平均坡度约大于4‰,在无机车牵引矿车的情况下,人力推车困难。二是32采区上车场重车道转弯处行人侧宽度不够,重车轨道中线距离巷帮最突出部分仅为950mm。三是32采区上车场躲避硐室设置位置不当,躲避硐室设置在行人侧的另一方,导致人员必须跨越轨道进行摘钩。

3.隐患排查治理不到位,安全设备设施不完好。一是未发现并查处陈守强用于违章作业的工具(自制“S”形挂钩),在检查过程中也未发现上车场作业人员的习惯性违章行为;二是安设在32采区轨道下山的JTPB-1.2×1.0型提升绞车上过卷保护装置失效,导致串车进入上车场后绞车仍能启动;三是作业现场声光信号不完好,绞车运行不按信号铃声操作,通过约定俗成的方式对车辆进行运输。

4.未严格落实安全管理制度,生产组织管理混乱。未严格按照运输管理制度及时安排蓄电池机车将停靠在车场内的重车牵引至+650m运输大巷,致使事故串车与停靠在车场内弯道段的重车相撞,导致车辆下道发生事故。二是煤矿运输时段安排过于集中,致使事故当班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轻车数量达20辆、重车数量达15辆,作业空间受到挤压。

5.安全培训教育不到位,岗位责任制落实不力。一是未认真进行安全知识的培训教育,职工安全意识差,技术素质低,导致操作过程中习惯性违章;二是未对职工分岗位、分工种、分类别开展有针对性的培训,致使职工风险辨识不清,处置能力不足,操作技能低下;三是职工对安全生产岗位责任制认识不清,落实不力,不了解相关的安全生产知识和法律法规。

(三)事故性质

经调查认定,东段煤矿“7·7”运输事故为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四、对有关责任人员和责任单位的责任划分及处理建议

(一)对事故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认定及处理建议

1.陈守强,东段煤矿信号把钩工,负责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摘挂钩工作。安全意识差,习惯性违章;事故当班多次跨越运行中的串车开展摘挂钩工作,事故发生前,使用其自制的“S”形挂钩将提升至上车场的串车最后一辆矿车尾部把手与提升绞车的绳头相连,并用手一直固定住“S”形挂钩,在提升绞车牵引串车至车场弯道段时因与重车相撞,在绞车牵引力和矿车撞击力的作用下,矿车下道侧翻,造成事故,应对此次事故负直接责任。鉴于其已在事故中死亡,建议免予责任追究。

2.吴洪贵,东段煤矿绞车工,负责32采区轨道下山绞车运行工作。安全意识差,未认真履行其岗位职责,对自己当班负责的绞车未认真检查,致使绞车上过卷保护装置失效的安全隐患未及时消除。事故发生前在32采区轨道下山提升最后一列串车时,在串车已提升到位的情况下,按陈守强的提议违章启动提升绞车,牵引串车至上车场弯道段时与重车相撞,矿车下道导致事故发生,违反《安全生产法》第五十四条、《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特种设备作业人员监督管理办法》第三十条第(二)项、《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由发证单位(宜宾市应急管理局)吊销其煤矿提升机操作作业资格证,并对其处罚款玖仟元整(¥9,000.00)。

3.唐国见,东段煤矿运输队队长,全面负责煤矿运输队的管理工作。未认真履行自身岗位职责,执行运输管理制度不严,运输时段安排过于集中,运输安全管理混乱,对运输路线存在的安全隐患排查治理不到位,未及时发现并制止作业人员的习惯性违章行为,违反《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六)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捌仟元(¥8,000.00)。

4.陈伦立,东段煤矿机电运输科长,负责煤矿机电及运输管理工作。未认真履行自身职责,隐患排查治理不到位,对32采区轨道下山绞车上过卷保护失效及声光信号不完好等的隐患失察,未对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坡度不符合规定的隐患及时整改,督促相关人员严格遵守运输安全管理制度不力,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违反《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五)项、第(六)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玖仟元(¥9,000.00)。

5.李启兵,东段煤矿安全科科长,负责煤矿现场安全监督管理和安全培训教育工作。未认真履行工作职责,安全生产责任制未认真落实,隐患排查治理不到位,对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作业场所环境不符合相关安全规定失察,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未及时发现并制止作业人员的习惯性违章行为及使用的自制工具,对职工的安全培训教育不力,违反《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六)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捌仟元(¥8,000.00)。

6.叶洪其,东段煤矿调度室主任,负责煤矿井下生产调度工作。未认真履行自身岗位职责,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装设有视频监控,而作业人员多次在视频监控下违章作业,调度室未及时发现并加以制止,对运输时段安排过于集中,安全生产责任制落实不到位,违反《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五)项、第(六)项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捌仟元(¥8,000.00)。

7.阮光勇,东段煤矿副矿长,分管煤矿机电运输工作,事故当班带班矿级领导。履行自身职责不到位,未认真督促职工遵守安全生产法律法规、规章制度及操作规程;未及时发现和整改32采区轨道下山上车场坡度不符合规定的隐患,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不足,对设备设施不完好,作业场所环境不符合相关安全规定等隐患排查治理不到位;未严格执行相关安全管理制度,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违反《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六)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三条、《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撤销其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证,并对其处罚款壹万元叁仟元(¥13,000.00)。

8.丁永超,东段煤矿副矿长,分管煤矿安全工作。安全生产责任落实不到位,履行自身职责不到位,未认真督促职工遵守安全生产法律法规、规章制度及操作规程,隐患排查治理工作开展不到位,未对职工分工种、分岗位、分类别开展的安全教育工作;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未及时发现并制止作业人员违章作业行为,违反《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六)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壹万元(¥10,000.00)。

9.田浩,东段煤矿总工程师,分管煤矿“一通三防”、防治水和技术管理工作。技术管理不到位,未及时发现和整治32采区上车场的安全和技术缺陷,对32采区上车场躲避硐室位置不当失察,安全生产整改措施督促不到位,违反《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五)项、第(七)项的和《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重要责任,依据《四川省安全生产条例》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罚款壹万元(¥10,000.00)。

10.刘洪,东段煤矿矿长,负责煤矿全面工作。履行自身职责不到位,未严格执行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安全生产岗位责任制落实不到位,对各级管理人员的履职情况督促不到位,未认真开展隐患排查治理工作,对职工的安全培训教育不力,违反《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二)项、第(三)项、第(五)项、第(六)项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主要领导责任,依据《安全生产法》第九十三条、《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八条第(一)项的规定,建议撤销其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证,并对其处上年度收入30%的罚款叁万元(¥30,000.00)。

11.李伟,东段煤矿总经理(业主,法定代表人),负责煤矿安全投入保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工作。未认真履行职责,未严格执行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和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未及时补充技术及管理力量,未有效开展隐患排查整治工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不到位。违反《安全生产法》第十八条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的规定,应对此次事故负主要领导责任。依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三十八条第(一)项的规定,建议对其处上年度收入30%的罚款叁万元(¥30,000.00)。

(二)对事故责任单位的责任认定和处理建议

古蔺煤矿(东段)有限公司,未认真落实企业主体责任,未严格执行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安全生产责任制落实不力,安全生产管理人员的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下降及履职不到位,现场安全管理不到位,隐患排查整治不力,职工的安全培训教育不力,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四条、第十八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对事故负主体责任。依据《安全生产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建议处罚款49万元。

依据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煤矿安全生产标准化考核定级办法(试行)》(煤安监行管〔2017〕5号)第九条第(二)项规定,建议由煤矿安全生产标准化主管部门撤销其安全生产标准化三级等级资格。

五、防范措施

(一)提升矿井安全基础条件,狠抓现场安全管理工作。一是要充分汲取本次事故教训,对煤矿井下巷道的高宽、轨道的坡度、躲避硐室设置位置、设备设施及声光信号的完好等运输系统进行全面的排查,并及时整治。二是煤矿必须“举一反三”,以本次事故教训为契机,以安全标准化为准绳,对矿井采、掘、机、运、通各大系统及瓦斯、水害等环节开展一次专项整治,全面提升矿井安全基础条件。三是切实加强现场安全管理,要增配煤矿中层管理人员,加大对井下实时监督管理的力度,要注重作业现场人的不规范行为的查处,严反“三违”,杜绝职工的不安全行为。

(二)建立健全安全管理制度,切实落实企业主体责任。一是要结合自身实际,重新修订各类安全生产管理制度,查漏补缺,制订出一套切合企业自身实际情况的管理并严格制行。二是认真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建立责任体系,明确岗位责任,并严格按奖惩办法进行考核,督促从业人员履职到位。三是要根据《关于印发四川省煤矿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专项监管监察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对照《井工煤矿自检表》认真开展自查自纠,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

(三)增强技术管理力量,加大安全培训力度。一是加大人员引进工作,切实提升煤矿的技术管理力量,对不具备煤矿安全生产知识和管理能力的人员必须坚决予以辞退或调整岗位。二是切实加强技术管理,加大技术文件的编制、审查力度,对井下存在的安全隐患问题必须编制整改方案进行认真整改;针对现场条件发生变化时必须及时补充安全技术措施。三是要对全员进行岗位职责的强化教育,要采取多种形式对安全生产管理人员及广大职工开展分岗位、分工种、分类别的安全培训教育,要切实增强职工的操作技术水平和安全生产意识。四是要定期对从业人员的操作技能及技术水平开展现场考核,综合分析后,制定有针对性的培训计划及内容,努力提升培训教育的实效性。

古蔺煤矿(东段)有限公司“7·7”运输事故调查组

2019年7月25日